明明

今日的天色阴沉的泛白。

沈巍无端竟因着这天色有些烦郁,昨日仓惶而去,一时失智竟将自己剖的七零八落的憾事吐了个干净。他道的利落,却也看的分明。赵云澜眸里分明满溢的悲愁,眼角也被自己逼出了从不曾有的无措茫然。万年盼轮回,他未曾想近身他半步,阒然四野将他的悲苦哀戚啮噬的干净,他顺从的漠然,却独独将心头那一抹赤色护的辛苦。万年修得一段缘,试问,沈巍何尝愿意在赵云澜面上瞧出丁点的痛呢。

万古黄泉长居,幽冥深处独往,斩魂刃下孽魂断,当断不断的只有他在心口补了又补的血窟窿里,那一段清明的如昨日回眸的前尘往事。前尘往事,沈巍上下唇瓣开合,含着这四个字反复啧着个中涩意,忍不住低笑着摇了摇头。昆仑在轮回中混沌重又清明,缘成了这赵云澜与他重逢,对赵云澜这一世的肉体凡胎来说,可不就是前尘往事吗。

但沈巍不同。轮回转过几千载,奈何桥边孟婆汤,他在其侧守了万年幽冥乡,望过愁魂复返犹犹徘徊奈何边,又或一饮而尽孟婆汤甩手奔黄泉。初时他是暴虐的,甚至于摸索好了杀身之策,执着的盼着黄泉水浸没身躯的静谧。而后的等待中,他又在无言时将心存的最后一丝侥幸扔进忘川,阴阳判恶,罪责加身,谁又是所谓的出淤泥而不染之徒呢。出身万鬼悲鸣的大不敬之地,本就是他杀伐暴虐血性的罪根。

赵云澜包着他所有的甜,只是望去一眼,他便觉得唇边都是腻着甜味儿的笑。旖旎过后尽是孤独。沈巍将自己藏得深,又好像埋得浅,只等着赵云澜挑着笑意回头看他,牵他走得再近一点。

他也未曾敢说,他在这深夜中是睡不着的。人间的浓墨夜色是比不上幽冥的,沈巍偶尔也会这样睁着眼在心里比较。

他似乎不知道,在这样的深夜里,他眸中极尽缱绻的爱意似是融成了一汪水,将赵云澜轻柔的裹含在其中,长久的长久的,就这样毫不遮掩的望着赵云澜的眉眼,目光的最后停留在熟睡中微张的唇上。沈巍小心的挪动了一下,向着赵云澜的方向凑得更近。他微蹙着眉头,蜻蜓点水一般将自己覆在赵云澜的唇上,一点点吞下熟睡中的吐息,满足的抵上那人的额头,留恋的松开嘴。眼眶突兀漫上来热意,沈巍却不再揣起心事,侧卧着望着赵云澜安静的睡颜,任由泪水汇成一流漫湿了枕头。

他想,至少在他乏的时候,能在他身边落落脚,捧给他一杯暖茶,能在氤氲水雾里细细看他一眼。

“你心里苦吗。”

“苦。”

今日无端梦 7.1

金钟真最近总是见不到金钟云。

他一度怀疑自己哥哥是不是忘了还和自己有约。在他看来,一而再再而三的时间推迟便是事实的证明,金钟云的确是将两人的约定遗忘在脑后了。
只是见一面而已,金钟真等了三个周。终于在第四个周的倒数第三天,金钟云想起了约定并相约第二天见面。
金钟真洗完澡出来看到消息的时候忍不住叹了口气。
哥。

AM9:00。
首尔,江南。

金钟真打字的手顿了顿,皱着眉抬头看了一眼咖啡店的门头,用力嘬了一口冰美式,而后匆忙吐了吸管,嫌恶的举起手里的咖啡似乎想要看个透彻。这是他第一次和金钟云相约见面在新地点,往常都是被他哥拴在店里歇业谈心的金钟真第一次觉得很不适应,一部分因为陌生的环境而不得不警惕,另一部分当然是因为这里难喝的令人咋舌的咖啡。金钟云对于咖啡的要求是比他高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忍受得了的·····金钟真这样想着拿远了咖啡,低头看着表上分针缓慢的移动。

金钟云从不迟到。

金钟真不敢说自己见过多少艺人,但就他相识的艺人里,金钟云对于自己的自我管理确是最彻底的,甚至于有些病态的“狠毒”。仅从他来说,从小时候替自己代开的期末家长会,到成年后的每一次相约,再至偶尔慎重再慎重的私心拜托,在金钟真的印象里金钟云从未失信。对旁人的确皆是如此,但若换到金钟云自己身上,却可谓是反复而又毫无节制的出尔反尔。近乎固执的将节食列入生活习惯,每天总要对着镜子从头到脚的挑剔一番,AB型的敏感总是适时添乱,在金钟云本就雨雪纷飞的心里一再降下霜来。金钟真想着想着突然有些难过,这样的生活真的开心吗。这样类似的问题他似乎不止一次的问过金钟云,在他各种各样的试探里金钟云总是一脸的平静坦然,用他那双凤眼向他含蓄的笑。

“开心。”

金钟云脆弱到崩溃的模样他是见过的,但也只是一次。
偶尔他也会忘记自己的哥哥是个敏感到骨子里的人,记忆总是牵着他将从前意气风发过活潇洒的金钟云与现时重叠。时至今日,金钟云依旧强大——嗓音无敌,情感投入稳准狠,虽不能算是少言寡语但也总是一鸣惊人,处事沉稳条理清晰。但独有一点金钟真迟迟不敢下定论。已然今日,金钟云真的一如昨日一般的内心强大吗?他不敢肯定,更不敢亲自确认。金钟云那时哭到喑哑的泣声,独自一人蜷缩在床旁的角落,手臂将自己两膝盘的拘谨。那个深夜,金钟真站在门口望了好久,心酸涌上喉头的时候便侧过身缓缓蹲在门框边,伴着金钟云的哭声在房门口沉默了一夜。他知道的,他哥过的苦。金钟云的苦他没尝过,金钟云无言的沉默他却常见。
他仔细想过,从某些方面来说他被金钟云“保护”的的确很好。

几天前的KAKAOtalk金钟云忽略了他叠发不满的疑问,回予了他一首从未听过的歌。金钟真只记得那几天他有些忙,工作上的火气也不自觉的蔓延到了言语之中,不满之下他自然是没有去听金钟云突然分享过来的歌,看过消息便放下手机怒气冲冲的赶回工作战场,对于那首歌的疑问也一如金钟云对于约定的态度一般抛之脑后。金钟真突然就想起了那首歌,他皱着眉低垂着头努力的翻找着记录里显眼突兀的框状标识。

【순복씨】-MoonMoon

顺福?金钟真挑了挑眉,牙齿用力撕咬着下唇翘起的死皮,好奇心驱使他在框型标识上按下了播放。

前调一出金钟真就皱紧了眉头,屏幕上滚动的歌词并不是他所想象的浓情蜜意,平淡哀切的让他心头发痛。金钟云是习惯单曲循环的,金钟真抿紧了唇盯着歌词反复的看。他不清楚金钟云是以怎样的心情将这首歌分享给他,但他知道金钟云沉迷于伤感的气氛流露,这或许代表着,金钟云又一次进陷入了与自己的情绪纠缠。歌词很简单,朴素平常的仿佛脱口而出天气如何,金钟真却在渐起高潮里红了眼眶。最后一句怎么看都像是对着自己的一句歉意的嘟哝,像是他以往抚着自己肩头抱歉又恶劣的说着“对不起啊”。

可是金钟真觉得很难过,眼前似乎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金钟云好像早就透过歌词告诉自己,“钟真,今天会晚一点到。”约定的事情他也从未忘记,只是他很抱歉对自己一再的拖欠。金钟云说的很清楚,可他却刻意将它抛在脑后。

金钟真缓了缓神,抬手看了一眼表。
AM9:25。

金钟云迟到了。

花小樂:

※All嘉世巡糖總匯※


跟你們說,世巡這幾天的狗狗、宜嘉、范二、有爾讓我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好想開車喔,有沒有糧阿😭,沒有只好自己寫了嗚嗚嗚。
以下記世巡糖好寫文,想到哪寫到哪,漏掉的/新糖非常歡迎留言,會更新上來🤗:


·
·
(文手圖手趕快拿走然後把糧砸給我吧哈哈哈)
(隨時更新,目前更至0513)
·
·



🐕🐕狗狗
一直模仿嘉
平時會刷嘉的視頻,說嘉的大腿很有韌性
泰巡D2嘉枕在珍大腿上,珍深情對唱
Vlive狗狗賴床上直播(大糖)
哈吉瑪按頭
撒花抱抱
背著嘉就跑



🎎范二
泰巡D2結束時本來已經要走回後臺,一聽到嘉嘉說話拉著有謙回頭去找嘉,一把摟住他王公主並往回拖(我一個爆哭)
D3結束時也是把四處蹦躂的嘉拉著帶走
拍攝嘉嘉的站哥筆
范哭時,嘉跑過去摟住,筆哥在嘉肩上哭



🌻🧀有爾
深情對他哥唱(要親上)
Unit合作
泰巡D2抓回他哥
D3把四處蹦躂的他哥帶走,扯著衣服,拉著嘉,萌哭
身高差摟肩
My eyes on you



🐍👑斑嘉
脫他哥衣服
臉上有東西問他哥幫忙
模仿
斑媽助攻
打棒球
斑哭時,嘉一直笑笑的摸摸揉揉斑斑的頭
兩代言人自拍



🐇🐢宜嘉
拿花相對
You are時弟弟震動肚子哈哈
把傑尼龜拿給嘎嘎,自己掛皮卡丘
共用毛巾
三女孩輪流MAT
開場前捏後頸安慰
打屁屁
ATK收藏斑眼屎默契
中文喝水嗎
打他哥
輪流打棒球
I'm your ace
飛泰國幾場悄悄話不斷
段哭時嘉偷偷安慰他哥(不需語言的默契)



🎰七嘉
看到段打屁屁我也要
Firework下來時,後怕的嘉被七男友力一抱!
(0513場七嘉天下!)
嘉公主躺,七地咚!臉湊那麼近要親上了啊啊啊!
七嘉躺地,嘉無尾熊式抱住,起身後還牽手!(然後筆哥路過無奈的拍了一下嘉哈哈)
嘉逗天使七

今日无端梦 6

撒谎在精神与时间上所耗费的精力已经足以令人精疲力竭。

一个谎用无数个谎来圆满一个虚假的真实,愈加膨胀的慌乱会终日同你如影随行。而后它胀破自己的外衣铺成一张巨大的网,将你牢牢捆在泥沼里分毫不得动弹。似乎这样的后果在脑海里预演实在太过恐怖,金钟云回过神后打了个寒颤,这就是他为什么惧怕谎言的原因,不论出自自己或来源他人。

那天晚上匆忙藏掖的信封他小心压在了衣柜内的重物之下,藏匿后甚至左右察看周围生怕被人窥去这可疑的动作。窗帘紧闭,只有书桌上一盏幽幽闪着的台灯。金钟云小心翼翼地松了一口气,没有人。

耳边突兀听见房门咔嗒作响,门缝漏出几抹光亮,金钟云慌乱中后跨了两步让自己离远了衣柜,后仰着一屁股坐在床角,装作在沉思中的自己被打扰的模样看向被人敞开的房门。他当然不知道,自己所谓若无其事的伪装反而让他显得愈加不自然。

朴正洙是谁,金钟云被房门外的灯光映出面庞的瞬间就被他看了个透彻,完完全全摆在脸上未来得及收拾好的无措,他就知道了,金钟云又自己忍下了什么他作为哥哥所不知道的事。但他并不打算揭穿,只是如往常一般温柔一笑,转身就走。

“钟云呐,吃饭了。”

可想而知,金钟云因为过度的自我管理,晚上的饭照旧吃的很少,哪怕他自己说已经是放开了吃的程度。金希澈对这一点表示异常强烈的烦躁,天知道他眼见着金钟云擎着筷子叨了两口菜就嚷嚷吃饱了心里多难受。偏巧不巧他眉头要夹死苍蝇的表情被金钟云撞了个正着,金钟云歪了歪脑袋看着他,嘴角的笑意因着他这表情一点一点的褪下,金希澈这才慌忙换了表情抬头对着金钟云勉强一笑。

金钟云当然疑惑,金希澈那副表情到底是因为自己还是不是因为自己,他正纠结着的时候又看见金希澈嘴角要笑不笑的勉强,于是他点了点头垂下眼不再看金希澈。是因为我没错了,金钟云想着,放下筷子嚷了两声吃饱了,起身就往客厅走,一路走一路抚着肚子夸张的感叹好撑。

朴正洙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不经意的瞟了一眼金希澈,便扭头去招呼李东海和金英云。

“呀,李东海你别光吃肉!”

“英云呐你少吃点吧:) ”

金希澈毫无所动的看着这老大不小的几个胡乱闹腾,心思早就飘到客厅的金钟云身上去了。夸张之后金钟云就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金希澈往后仰了仰探头去看他,费了半天劲儿这只看到金钟云在沙发前竖的笔直的两条腿。金希澈皱眉盯了两眼,金钟云是不是又瘦了…?正想着,朴正洙伸手拿筷子在他面前敲了敲,一脸暗藏的挪逾。

“吃完了就出去。”